莫锋、高天:在西部我有一种强烈的被需要感


  中国青年报北京7月22日电(记者 肖英) 作为广为人知的西部计划青年志愿者,莫锋和高天出现在全国学联二十四大学生代表住地,引发了大家的关注。7月22日,一场对话在他们两人与几名学生代表之间展开。

  北大毕业生莫锋留在内蒙古巴林右旗工作已经1年。他主动要求扎根西部的举动,很多人感到不解。而他这样解释:“在西部,我有一种强烈的被需要感。”“我在西部所发挥的作用,要比我在深圳大很多。在深圳,研究生、博士生到处都是,多一个我,少一个我,没什么两样。而西部有一个很好的舞台,有我自己的事业,只要努力,就可以实现个人的发展。”莫锋说。

  华东师范大学04级博士华桦的问题尖锐而现实:“作为北大、复旦的学生,以传统的眼光看,应该留在大城市‘功成名就’。而跑到偏远的西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放弃了精英的身份。这是一种感性的冲动还是理性的选择?”“一个人的发展只有放到大的背景下,才能有更大的发展。应该说,我的选择既有理性又有感性。”复旦大学研究生高天说。

  在宁夏西海固支教,最令高天痛心的就是师资流失严重。她所在的学校,先后走掉了60名教师。在她之前,没有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的老师,如果不是来了支教的志愿者,当年的高中学生根本开不了课。

  父母如何看待志愿者去西部的举动?

  高天离开上海前,她的母亲曾“笼络”了一大堆亲戚来游说,在他们的眼里,上世纪80年代后出生的都是一群孩子。高天的一句话说服了他们:“你们一年的不放心,是为了以后的更放心。”“作为父母,如果他们知道你在一个地方生活得很快乐,很充实,他们岂不就放心了吗?”高天说。

  四川农业大学农业电气化与自动化02级的刘旭讲述了他和某地农村学生家长的一番对话。他问:为什么那么穷还要攒钱让孩子来上学?他们的回答是:为了让孩子去北京去上海,过上好生活。

  这段对话让同样来自农村的莫锋感慨良多。他说:“我的父母在农村,把我和弟弟供上大学,节衣缩食,含辛茹苦。他们让我们上大学,当然也是想让我们到大城市过好的生活,这是他们内心的想法。我也可以回到南方,找一个赚钱多的工作。”

  但什么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莫锋说,在艰苦的地方,闯出一片天空,成就一番事业,才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志愿者会不会受排斥?人们会不会不相信你说的话?”宁夏大学汉语语言文学03级马雁梅提出这样的担心。

  对此,高天说:“初来乍到,当地人对你不信任是肯定的。从一个陌生的地方来了一个陌生的人,他们肯定要观望。当他们真的感觉到你是真诚的,是值得信任的,那么他们才会把真正的想法、真正的需要告诉你,你的工作就会踏上平坦之路。”

  她还以切身经验继续说:“如何与当地人打交道,是所有的志愿者都首先要面对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是心态要把握好,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妄自尊大,同时需要换位思考。”

  南京大学金融学02级博士梅峰曾在新疆支教过半年。在他看来,很多人之所以不愿意去西部,就是怕背上行囊再也回不来。而莫锋则并不同意这个看法。“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他说,现在人才流动很多,西部去东部的很多,东部去西部的也很多。

  他表示,发展西部,是一代人又一代人要做的事,是需要很多人、很长时间共同做的一件事。这需要热情,也需要耐心。“加入到志愿者的行列里来吧,用一段时间,去做一件永生难忘的事。”高天一句话,让在场者无不动容。

 

责任编辑: 王清丽  来源:
        相关报道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