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阿拉尔市的大学生志愿者:我告诉孩子们北京在哪里


    “渴望大海的时候,一度以为那就是最宽广的世界,海天交接的地方,就是梦想的彼岸。盛夏的七月,乘上西行的火车,随青鸟一路跨过草原,横贯戈壁,穿过风沙,隧道凝缩了黑夜与白昼的交替,三千公里的距离像是光年的传说,把我带到了想象力之外的地方……”记者随团中央组织的新闻采访团到了中国最年轻的城市--新疆阿拉尔市,见到了这篇优美散文的作者王珏丽,也见到了像王珏丽一样充满理想的志愿者们。

    阿拉尔市团委书记姜文耀对记者说,从2003年开始,先后有两批共72名大学生志愿者来到农一师阿拉尔志愿服务,他们分布在阿拉尔的医院、学校、政府部门、检察机关等。两年多来,这些志愿者用实际行动擦亮了“西部计划志愿者”的品牌。   

    我见到了沙海

    王珏丽,2004年7月毕业于青岛海洋大学法律系,临毕业的时候,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空姐录取通知书和西部计划志愿者的通知书几乎同时到达学校。拿着这两份通知书,王珏丽反复掂量:“我特别想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到新疆去,可以学以致用”。

    “我所在的阿拉尔军垦检察院建于1981年,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开始创业时,条件非常艰苦,办案没车,办公没桌,吃饭没锅,但我们的前辈都坚持下来了。我所在的政工科仅有两个人,科长和我,白天工作很忙,要分发文件,写汇报材料 。这里上午10点钟上班,下午7点下班,刚开始来的时候,觉得这里的夜晚很安静,再后来是感觉让人害怕的寂静,在内地城市里任何一个报摊都能买到的杂志在这里买不到,晚上大街上几乎看不到人。

    “在青岛,我看到的是蓝色的大海,在阿拉尔,当蓝天变成灰黄色的时候,沙尘暴就要来了,身上全是沙子,什么也看不到了。就像我觉得沙漠很神奇一样,这里的人们觉得大海很神秘。一天我在阿克苏遇到一位叫努尔古丽的维族女孩,她说,她非常向往大海,从来没见过大海是什么样子的。”   

    难忘那面五星红旗

    在从阿克苏到阿拉尔颠簸的“公路”上,记者和专程来接我们的志愿者信思强聊了起来。他说:“我的老家山东梁山离济南150里路,在山东青年政治学院上学的时候,觉得这150里路好远,只是每年寒暑假才回家。可现在,150里路对我来说太近了。今年7月28日,我从济南坐了50个小时的火车到了乌鲁木奇,又从乌市坐19个小时的长途卧铺汽车到阿克苏,而阿克苏离阿拉尔还有120里的路程,因为路面颠簸不平,即使是越野车也要跑上3个小时才到。”

    信思强是学西班牙语的,到这里被分配到阿拉尔教育局做志愿者,所学专业一点也用不上。他说,只是偶尔给同学打电话的时候说上两句,算是“调剂”吧。

    “到阿拉尔后,我考察了几个小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位于上游水库的一所小学:学校没有院墙,三排低矮的砖房孤立地站在戈壁摊上。学校的条件非常艰苦,老师挤在一间办公室里,办公室的桌子破得不能再破了,桌子腿随时都可以掉下来。整个学校的体育器材只有一根跳绳、一只篮球、一只破了的足球。学生们中午带饭到学校,家庭条件差的学生的饭盒里,白米饭上稀疏地放着几根咸菜条。那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条件最差的学校。但就在这所学校的院里,竖着一根笔直的木旗杆,五星红旗在旗杆上飘扬。在一望无垠黄色的戈壁滩上,空中飘扬的红旗非常引人注目。那天车开出很远,我还不时地回头张望。”

    “我愿意告诉孩子们北京在哪里”

    考虑到大学所学专业是物业管理,阿拉尔市团委将毕业于辽宁抚顺职业技术学院的张宇分配到阿拉尔市政府城建处服务。但他很想当老师,主动要求到农一师十一团中学支教,现在带初一的英语课、初二地理课,每周要上31节课。“这里的学生有729名,但老师才40多名”。

    张宇每天上课都穿西服,打领带。“我从沈阳坐火车来新疆的时候,路过甘肃,我就想到电影《美丽的大脚》,非常想到那种贫穷的地方去,但这里的条件比我想象的好得多”。

    “11团离阿拉尔市也就40多里路,但这里大部分孩子还没有去过阿拉尔,所以我萌生一种愿望,我要给这些孩子们讲地理,告诉他们乌鲁木齐在哪里,北京在哪里”。

    11团校长朱风霞说:“我们学校特别缺老师,今年光英语老师就走了8个,张宇爱唱、爱跳、爱说,各种活动都爱参与,编排的舞蹈也很现代,学生很喜欢他,我真害怕服务期满后他会离开这里”。

    记者问张宇服务期满后的打算,他回答说:“我喜欢听学生琅琅的读书声,喜欢站在讲台上的感觉,我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能读完大学靠的是学校和社会的帮助,我要把这份真情传递下去,去帮助那些和我有相同经历的孩子,让他们也能走进大学的殿堂”。(2004年12月)

责任编辑: 田琳  来源:
        相关报道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